今日論衡
  之公民論政
  廣東省有關官員日前做客廣東“民聲熱線”節目時透露,將通過政府令從明年1月1日起在珠三角各地級以上市城區和具備條件的其他人口密集的地級市城區推行活禽限售,並實行“雙軌制”,即鼓勵推廣生鮮禽的同時,允許各限制區規劃設置1-3個活禽零售經營點,以在群眾生活需要和公共衛生保障之間達到一定的平衡。
  據稱,9月份公開征求意見的《廣東省活禽經營管理辦法(草案)》原本設想珠三角9市城區全面禁售活禽,後改“雙軌制”是體現對傳統廣式飲食文化的尊重。應該說,從“禁售”到“限售”一字之差體現出政策尺度的相對柔性,從“一刀切”到“雙軌制”去掉了決策簡單化乃至“粗暴化”的觀感。由此或可相對降低政令推進的震蕩與難度。然而,若完全寄望於“雙軌制”掃除限制活禽強推冰鮮的一切障礙,其取向本身仍值得探討。
  廣州試點冰鮮雞的現狀,很大程度可作驗證禁售或限售活禽是非成敗的一個先行樣本。廣州今年5月份開始大張旗鼓試點推行冰鮮雞,且預設10月份全市推廣。結果因冰鮮雞認可度低,光雞公開售賣成片復起,甚至政府指定供貨商有退出市場的打算。政府被迫暫緩擴大試點範圍計劃,改試行“生鮮為主、光鮮補充”的過渡期措施,找了一個臺階走了下來,卻仍難掩進退兩難的尷尬。
  從民意角度審視,廣州冰鮮雞試點幾乎是“病急亂投醫”,無充分科學論證及徵詢民意便頒發政令,以致引發各方質疑不斷。缺乏民意基礎決定了冰鮮雞推廣必陷於舉步維艱的境地。市民抗拒冰鮮雞,固有飲食習慣根深蒂固之因,也有政府操之過急、以一紙政令逾越重大公共決策程序的問題。理據上,禁售活禽雖有防控禽流感的前提,但也被指禽流感實際影響“明顯被過度解讀”,尤其是在尚無具體案例坐實禽流感是“人禽共患病”之前,禁售或限售活禽措施欲自圓其說未免蒼白無力。
  就作為未來政令藍本的《廣東省活禽經營管理辦法(草案)》而言,其征求意見所獲取的情況如何,外界不得而知。加之尚無試點成功經驗佐證與借鑒,政策是否具可靠民意基礎也無法判定,全省鋪開又何以為據?實施“雙軌制”或有基於“一刀切”結果會重蹈廣州試點覆轍的預判而採取相對穩妥之策,但無論如何設置,政令一旦出手就無法繞開是否順應民意的拷問。諸如允許各限制區規劃設置1-3個活禽零售經營點,偌大城市也必然給市民生活帶來不便,也無足夠理據推斷冰鮮活禽因此會成消費主流。
  此前,已有粵桂兩地家禽企業聯合上書指政府禁售或限購活禽而強推冰鮮上市有行政強制干預、違背市場規律之嫌。因而,只要限售活禽作為防控禽流感的不二選擇尚無定論並達成共識,就當防備行政過度作為而又不達目的。合乎民意的“雙軌制”是否應為政府支持集中屠宰、生鮮上市,同時讓活禽自由銷售,讓市場來選擇和配置資源,政府發揮好指導、監督作用即可?
  總而言之,廣東要邁出限售活禽這一步,公眾諸多疑問需要作答,“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須作為政策取向的指針,不能偏離。
  洪績  (原標題:限售活禽實行雙軌制)
創作者介紹

vhdvvbvpcgrv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